回到頂部

十屆自治區黨委第五輪巡視向41個旗縣(市、區)反饋巡視情況

2019-08-09 16:44  來源: 新聞中心->自治區新聞聚焦
浏覽量

來源: 正北方網-《内蒙古日報》

根據内蒙古自治區黨委統一部署,2019年4月4日至6月15日,十屆自治區黨委第五輪巡視派出15個巡視組對呼和浩特市托克托縣等41個旗縣(市、區)進行常規巡視。7月21日至8月2日,自治區黨委巡視組陸續向41個旗縣(市、區)反饋了巡視情況。

按照自治區黨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安排,參加反饋的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或自治區紀委常委、監委委員、巡視辦負責同志、自治區紀委監委相關紀檢監察室主任分别向41個被巡視旗縣(市、區)黨委書記傳達了自治區黨委書記李紀恒聽取巡視情況彙報時的講話精神,對抓好巡視整改工作提出要求,各巡視組組長向被巡視旗縣(市、區)黨委書記和領導班子分别反饋了巡視意見。

巡視中,巡視組發現和幹部群衆反映了一些問題,主要是:

托克托縣委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内蒙古工作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精神不夠及時,推進解決事關群衆切身利益遺留問題措施不力;貫徹落實黨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決策部署不到位,推進三大攻堅戰重視不夠、力度不大、方式單一;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有力有效,村幹部虛報冒領、優親厚友、截留挪用等問題易發多發;上一輪巡視整改還不夠徹底。

和林格爾縣委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意識不夠強,縣委統攬全局、協調各方作用發揮不夠;貫徹落實黨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決策部署不到位,扶貧後續動力不足;對意識形态工作重視不夠,主體責任意識不強;幹部選任制度執行不嚴格,存在無動議批複提拔幹部和任前公示期不足問題;“四風”整治不夠有力,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時有發生。

清水河縣委貫徹新發展理念不堅決,推動産業轉型升級力度不夠;黨内政治生活不夠嚴肅,“三重一大”執行不夠嚴格,淨化基層政治生态抓得不夠實;宣傳文化活動監管不到位,演出活動無備案審批記錄;幹部選任制度執行不嚴格,考察環節談話推薦不規範、未經上級批複調整幹部問題時有發生;“四風”問題依然存在,一些部門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問題突出。

九原區委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内蒙古工作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精神不夠有力,落實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問題整改不到位,推進經濟社會全面協調發展有偏差;對意識形态領域的督查檢查和分析研判不深入,陣地建設存在薄弱環節;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有短闆,存在幹部任前審核把關不嚴、執行幹部選任回避制度不到位問題;掃黑除惡專項鬥争推動不力,“砂霸”“菜霸”“路霸”涉惡案件線索排查流于形式。

白雲鄂博礦區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有落差,推進産業結構調整升級遲緩;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夠充分,存在寅吃卯糧搞政績工程現象;政治生态不夠清朗,“三務”公開不規範;落實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有欠缺,未開展過專項督查檢查;基層黨組織作用發揮不充分,黨建工作未覆蓋非公有制經濟組織;作風問題整治不徹底,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新表現。

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旗委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還有差距,農牧業産業化水平不高,工業轉型發展不夠,旅遊産業開發不足;

礦山企業地質環境治理工作推進緩慢,違規占用草原問題突出;基層黨組織建設存在薄弱環節,落實“三會一課”制度不到位;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監管有缺失,工程項目建設、資金管理、招投标領域存在風險隐患。

紮蘭屯市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環境污染防治措施不夠到位;落實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有差距,陣地管控不嚴;執行幹部借調、挂職制度不嚴格,“吃空饷”問題仍然存在;紀律執行不嚴格,違規報支差旅費、違規收取服務費、違規享受療養問題禁而未絕;執紀審查程序不規範,處置程序不嚴格,追責問責不及時。

阿榮旗旗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有差距,三大攻堅戰推進不力,掃黑除惡成員單位協作配合不夠緊密;對意識形态工作督查問效不實,重督查通報輕整改問效;清理領導幹部兼職不徹底,個别幹部仍在企業兼任法定代表;履行執紀審查程序不規範,超期結案問題突出;反腐敗協調領導小組作用發揮不夠充分,移送案件不及時。

陳巴爾虎旗旗委落實中央打好三大攻堅戰重大決策部署不夠有力,違規舉債問題比較突出,扶貧專項資金撥付不及時,自然保護區企業退出不到位;對意識形态極端重要性認識不足,意識形态工作在黨建考核中占比偏低;清理幹部在企業兼職不徹底,領導幹部兼職取酬現象仍然存在;對涉及群衆權益的重點問題處理不及時,草原确權工作進度緩慢;對牧區民間借貸問題重視不夠,民間借貸糾紛易發多發。

額爾古納市委對保護環境和經濟發展的關系把握不準,自然保護區違規開發項目、私采濫挖野生植物問題時有發生;黨委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夠充分,“三重一大”制度落實不到位,對改革遺留問題解決不徹底;意識形态陣地建設管理薄弱,宗教領域存在風險隐患;幹部監督管理不嚴,違規兼職現象依然存在;履行監督責任不到位,超期處置問題線索、處分執行不到位問題突出。

根河市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化解政府債務存在“等靠要”思想,國有林區剝離辦社會改革不徹底;落實“三重一大”制度不嚴格,存在未經集體研究變更用地性質問題;宗教管理機制不健全,網絡監管不到位,輿情應急處置不及時;基層黨組織建設弱化,黨費收繳和支出不合規;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嚴格,公款旅遊問題禁而未絕。

鄂溫克族自治旗旗委“綠色興牧、品牌強牧”意識不強,畜牧業産業化投入不夠,文化與旅遊産業融合不足;基層政治生态淨化乏力,草牧場糾紛、林草糾紛等問題未有效化解,公職人員與民争利現象時有發生;幹部選任管理不嚴格,存在違規兼職、“吃空饷”、學曆造假以及出國(境)證照管理不嚴問題;監督執紀問責“寬松軟”,“四種形态”運用不夠精準。

新巴爾虎左旗旗委貫徹黨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決策部署主動性不強,文化旅遊資源挖掘不足,污染防治工作推進緩慢;廣播電視節目“三審”制度執行不嚴格,意識形态陣地管理存在漏洞;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存在違規報銷、變相公款旅遊問題;問題線索處置不及時,追責問責不到位;重點領域風險防控不夠,項目審批、政府采購制度執行不嚴。

新巴爾虎右旗旗委生态環境保護工作推進緩慢,存在亂采亂挖砂石、違規建設破壞草原問題;黨内政治生活不嚴肅,落實雙重組織生活會制度不嚴格;基層政治生态淨化乏力,化解基層矛盾力度不夠;“三超兩亂”現象仍然存在,超權限設置機構配備幹部、頻繁調整幹部問題突出;廉潔風險防控不力,存在“三公”經費超預算、執行政府采購制度不嚴格、嘎查集體資産監管缺失等問題。

科爾沁區委生态保護紅線意識不強,企業危化廢渣清理整治不到位;基層政治生态不健康,存在黑惡勢力參與操縱農村基層換屆選舉現象;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落實不力,網絡輿情管控不到位;選人用人制度執行不規範,違反組織紀律問題時有發生;監督執紀“寬松軟”,存在追責問責不規範、紀律處分不及時問題。

開魯縣委貫徹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到位,無立木林地恢複治理不徹底;掃黑除惡破“網”打“傘”力度不大,緝槍治爆專項整治不力;組織人事制度執行不嚴格,存在執行公示制度不規範、幹部考核工作不嚴肅、“帶病上崗”問題;“四種形态”運用不精準,存在違規轉辦、處置問題線索現象;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監督不到位,“大棚房”治理不徹底,套取醫療保險費問題突出。

喀喇沁旗旗委探索以生态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有差距,對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問題整改不到位;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充分,“三重一大”制度執行不嚴,重大資金使用事項未經常委會審定;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有力,“蠅貪”“蟻害”問題易發多發;落實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不到位,輿情管控存在風險;選人用人工作不規範,存在混編混崗、“帶病上崗”問題。

甯城縣委保護生态、整治環境污染有差距,偷挖盜采河砂現象仍未杜絕;與民生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存在短闆,棚戶區改造征拆工作進展緩慢;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到位,化解信訪矛盾不夠有力;意識形态陣地管理不嚴格,網絡監管存在風險;選人用人回避制度執行不嚴格,存在“帶病上崗”問題;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公務接待提供煙酒、辦公用房超标問題依然存在。

敖漢旗旗委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充分,“三重一大”制度執行不嚴格,重大項目資金使用未經集體研究;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有力,嘎查村幹部違紀問題突出;落實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不到位,輿情管控存在風險;基層黨建工作有差距,村級黨組織政治功能弱化;紀律規矩意識淡薄,因私出國(境)證件申報備案制度執行不嚴格;反腐敗協調領導小組機制運行不暢,案件移送不及時。

松山區委落實打好三大攻堅戰任務有差距,債務償還途徑狹窄,私挖濫采河砂問題整治不力;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到位,群衆對辦案不公、執行不力和不作為亂作為問題反映強烈;村“兩委”幹部違紀問題禁而未絕,貪污套取資金、強迫農民流轉土地問題突出;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存在廉潔風險,違規出借資金、違規擔保貸款問題時有發生。

林西縣委推進産業結構調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不夠,産業發展新格局尚未形成;對黨中央“摘帽不摘責任”的要求領會不深,個别幹部思想上出現松勁情緒;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壓得不實,陣地建設缺乏監管;幹部人事檔案管理不規範,因私出國(境)管理不嚴格;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存在廉潔風險,違規出借财政資金、未履行招投标手續問題時有發生。

阿魯科爾沁旗旗委推進三大攻堅戰有短闆,對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反饋問題整改不堅決、不徹底;基層政治生态淨化和修複力度不夠,群衆身邊的腐敗和作風問題處置不到位,微腐敗問題依然嚴重;基層黨組織建設亟待加強,黨内政治生活不夠嚴肅,雙重組織生活執行不夠好;“四風”問題屢禁不止,超編配備公車、違規公務接待問題突出,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及推诿扯皮、敷衍塞責現象。

錫林浩特市委貫徹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債務風險防控不到位,扶貧資金監管存在漏洞;落實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夠到位,自然保護區工礦企業退出、地質環境治理整改進度緩慢;打好淨化基層政治生态“組合拳”不夠有力,主動化解基層矛盾不夠到位;幹部教育和監督管理失之于寬失之于軟,公職人員經商、投資合作社經營和在企業兼職現象仍未杜絕。

東烏珠穆沁旗旗委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有差距,對打好三大攻堅戰重視不夠、舉措不多,推動産業結構轉型升級行動遲緩、措施不力;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不夠有力,“三重一大”議事決策制度執行不嚴,存在政府專題會議違規決策問題;化解基層矛盾不力,民間借貸、草場糾紛産生的矛盾尚未有效化解;“四風”問題糾治不力,違規出國(境)、公車私用問題禁而未絕。

多倫縣委對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反饋問題整改不力,違規侵占草地問題依然存在;常委班子民主生活會質量不高,批評意見浮在面上;幹部選拔任用制度執行不嚴,存在超編制、超職數配備幹部問題;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違規公務接待、公車私用現象屢禁不止。

阿巴嘎旗旗委貫徹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深不實,草原生态保護監管不力,礦業公司超采地下水問題突出;政績觀有偏差,工程建設貪大求全,超規模、超預算實施“形象工程”;對國務院安委會巡查發現問題整改不力,存在嚴重安全隐患;選人用人不夠規範,混編混崗、低職高配現象依然存在;“四風”問題整治不力,違規公務接待、“吃空饷”及特權現象時有發生。

蘇尼特左旗旗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有差距,違規擔保和違規舉債問題突出,濫采盜采礦産資源、非法占用草原問題易發多發;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壓得不緊不實,專題彙報、年度報告制度落實不到位;落實選人用人制度不夠規範,存在回避制度執行不嚴格、違規提拔使用幹部問題;紀律規矩意識不強,違規飲酒、醉駕肇事問題突出。

鑲黃旗旗委踐行“兩個維護”有差距,對重大民生項目決策随意盲目,造成嚴重負面影響;“三重一大”議事決策制度執行不嚴,存在以黨政聯席會議代替常委會會議研究決策重大項目建設問題;幹部選拔任用程序不規範,幹部人事任免集體讨論不充分;“三公經費”支出管理不嚴格,瞞報、超預算支出問題較為突出;監督執紀問責“寬松軟”,存在處分執行不到位、警示教育不經常問題。

集甯區委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不到位,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力度不夠;領導核心作用發揮不充分,民生工程推進不力,回遷安置問題突出;生态環境治理不到位,城區生活污水直接排入霸王河造成水污染;意識形态網絡陣地監管不力;幹部選任程序不夠規範,存在違規調任轉任幹部問題;反腐敗協調領導小組作用發揮不夠有力,移送案件不及時,審計成果運用不充分;上一輪巡視整改還不夠徹底。

察哈爾右翼中旗旗委對經濟發展與生态保護統籌力度不夠,自然保護區内旅遊業開發無序,私搭亂建問題突出,地質環境恢複治理推進緩慢;政治生态還需持續淨化,“圈子文化”依然存在;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私車公用報銷燃油費、變相發放福利問題突出;監督執紀“寬松軟”,追責問責力度不夠,震懾效果不明顯。

豐鎮市委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有差距,工業經濟轉型升級内生動力不足;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到位,村“兩委”幹部違法占地、虛報冒領問題突出;網絡意識形态工作有漏洞,存在網站域名被搶占、篡改現象;幹部調整不規範,存在未經上級批複和超出上級批複調整幹部問題;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到位,對巡察工作重視不夠,聽取彙報不及時;反腐敗協調領導小組作用發揮不到位,移送案件不及時。

察哈爾右翼前旗旗委貫徹落實黨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決策部署不夠到位,打好三大攻堅戰和落實惠民政策還有短闆;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有差距,工業企業轉型升級進展緩慢;意識形态陣地管理存在薄弱環節,網站審核不嚴,網站域名被搶占、篡改現象突出;執行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嚴格,違規開支、違規報銷問題時有發生;鄉鎮紀委和派駐紀檢監察組“三轉”不徹底,存在“零立案”問題。

涼城縣委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内蒙古工作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不到位,岱海綜合治理項目推進遲緩,岱海周邊亂埋亂葬問題嚴重;基層政治生态不夠健康,矛盾糾紛化解不力,反映村幹部侵害群衆利益問題突出;執行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嚴格,公款消費、“三公經費”超支、借用下屬單位車輛等問題禁而未絕;重點領域廉潔風險突出,存在私設“小金庫”、指定招标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問題。

準格爾旗旗委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有短闆,改變扶貧資金用途和效益不高問題并存;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力,化解基層矛盾糾紛不徹底;意識形态工作存在薄弱環節,對突發事件的輿情研判和處置不到位;黨内政治生活不嚴肅,民主生活會相互批評“紅臉出汗”不夠;作風建設抓得不緊,公務車輛變相超編、“三無”接待問題仍然存在;一些領域存在廉潔風險,違規融資、違規出借資金問題時有發生;上一輪巡視整改不夠徹底。

烏審旗旗委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有差距,推進環境污染防治不夠有力,債務風險防範不到位;議事決策不夠規範,黨委(黨組)會和行政會議的職能職責界限不清;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到位,征地補償、土地确權等突出矛盾尚未得到有效解決;履行監督責任不到位,一些部門單位私設“小金庫”,擠占挪用資金、違規招投标、違規出借資金、違規處置國有資産問題突出。

杭錦旗旗委推進三大攻堅戰不夠有力,落實脫貧攻堅方針政策不夠精準,化解債務方式單一,破壞草原現象時有發生;化解基層矛盾糾紛不夠有力,草牧場争議問題突出;“凡提四必”執行不嚴格,存在處分影響期内提任幹部問題;黨内政治生活不夠嚴肅,民主生活會相互批評“辣味”不足;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存在違規宴請、違規借用車輛及特權現象,幹部酒後駕車、參與賭博問題時有發生。

鄂托克前旗旗委落實“生态優先、綠色發展”有差距,毀壞林地非法開墾問題突出;有效化解基層突出矛盾有差距,對公職人員違規占用草場及“蠅貪”問題清理懲治不夠有力;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違規發放慰問品、無公函接待問題依然存在;重點領域存在廉潔風險,滞留專項資金問題突出,民生工程有“爛尾”現象,存在欠繳人防工程建設費、土地出讓金問題。

阿拉善右旗旗委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到位,執行禁牧政策搞變通,生态修複項目資金投入不足,化解政府債務不夠有力;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不夠全面,“棚戶區”改造拆遷在前、規劃在後,重大項目資金使用不經集體研究;淨化基層政治生态不夠有力,套取糧食補貼、失業保險資金問題時有發生;網絡監管不嚴,政治性有害信息清理不及時;民生工程存在廉潔風險,“一事一議”補貼項目有漏洞。

烏拉特前旗旗委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有差距,礦山環境治理力度不夠;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有偏差,産業發展後續乏力;執行幹部選拔任用制度不嚴格,公示制度、全程紀實制度落實不力;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到位,辦公用房面積超标、違規接待、違規報銷問題時有發生;重點領域存在廉潔風險,招投标制度執行不嚴,存在公款私存、欠繳人防異地建設費問題。

烏拉特中旗旗委貫徹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夠有力,落實脫貧攻堅政策、生态環境整治不到位;草原糾紛、房地産開發領域矛盾化解不夠徹底;選任幹部審核把關不嚴,違規兼職清理不徹底;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嚴格,存在“三無接待”、辦公用房超标及特權現象;反腐敗協調領導小組發揮作用不夠,移送案件不及時。

磴口縣委貫徹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有差距,推進落實中央環保督察和“回頭看”反饋意見整改力度不夠;落實脫貧攻堅政策不到位,異地扶貧搬遷政策落實不精準,扶貧資金存在風險;幹部選拔任用程序不規範,民主推薦和考察工作不深入,人事檔案認定不嚴肅;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及其實施細則精神不嚴格,存在違規接待、公款報銷及特權現象;重點領域監督不夠有力,違規集資、出借資金問題突出。